中央二次明确不救助地方债务背后  地方债博弈这三年  记者:杜涛  “这下压力都在省里了”,一位东部省级财政部门负责债务管理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  这位财政部门债务管理人士感受到的压力,主要来自2016年11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出台的《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》(以下称《预案》)。因为这份文件中最核心的一条明确:“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,中央实行不救助原则。4.1.1 Ⅳ级债务风险事件应急响应  (1)相关市县债务管理领导小组应当转为债务应急领导小组,对风险事件进行研判,查找原因,明确责任,立足自身化解债务风险。①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作为偿债来源的一般债务违约的,在保障必要的基本民生支出和政府有效运转支出前提下,可以采取调减投资计划、统筹各类结余结转资金、调入政府性基金或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、动用预算稳定调节基金或预备费等方式筹措资金偿还,必要时可以处置政府资产。地产央企一直是房企阵营中独特的存在。”  因此,在今年11月11日的《预案》出台之前,财政部已经在2016年10月前后连续要求各地专员办督查地方政府违规出具担保函,之后又部署摸底2014年以来全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、国有企业、事业单位等债务余额情况。

而这些变形后的新举债方式,在最近两年间,在举债通道被规范后,在收入紧绷和投资资金缺口的双向考验下,成为一些地方政府的秘密武器。这些都表明,不良处置市场有巨大的潜力。在银监会下发的上述函中,在业界人士看来更具有影响力的是放开了对地方AMC收购的不良资产不得对外转让的限制。贵州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黄勇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两省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基础逐渐扎实,尤其是新兴产业的发展为经济提供了新的增长点。保利、远洋、华润等央企即享受了最初的政策和市场红利而迅速做大。

近年来,“大名单”之外的央企,在房地产市场的动作已经放缓不少。部分获得“牌照”的央企,在此期间借机做大,如中化集团旗下的中国金茂(原名“方兴地产”),即实现了迅速崛起。并且,市县政府年度一般债务付息支出超过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0%的,或者专项债务付息支出超过当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10%的,债务管理领导小组或债务应急领导小组必须启动财政重整计划。地方政府应当通过预算安排、资产处置等方式积极筹措资金,偿还到期政府债务本息。近日高调亮相的葛洲坝地产,就曾与融创、绿城,以及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央企华润有过合作开发经验。